当前位置:首页 -> 文明创建

生态打造乡村新出路 珠海莲江村:一个乡村振兴的样本

来源:珠海文明网 编辑:金 泉州

  打开珠海地图,以磨刀门水道为界,珠海市被自然区隔成东部和西部两大区域。以斗门区和金湾区为主的西部,居住着全市90%的农民。很多年前,与上海的“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相似,西部曾被市民戏称为珠海的“西伯利亚”。

  东西协调发展一直是珠海人的夙愿。经过多年发展,如今,随着西部生态新区的建设的加速,新的城市中心在西部快速崛起,珠海的城市框架全面拉开。

  在广阔的西部,星星点点的村庄也在悄然发生改变。在珠海最西端,由于地处基本农田保护区和重点水源保护区,莲洲镇莲江村的工业发展受到严格限制。“难道没有了工业,村民就没有就业、就不能致富?”为避免重演农村滑向“空心化”的境地,在艰难时刻,这个不能发展工业的百年古村,决定携手政府、企业和社会资本,挖掘乡村优势发展,引进生态旅游项目。短短几年间,这个青山绿树环抱着的古老乡村,外出的打工者回来了,年轻的大学生回来了,资本也随之回来了……

“十里莲江”被打造成集生态农业观光、农耕体验、休闲度假和养生居住等于一体的大型生态旅游项目。(珠海市文明办供图)

  一次失利▶▶村民该往何处去?

  走进莲江村,百年古榕蓊蓊郁郁,花木婆娑,鱼肥莲俏,民风淳朴,仿若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然而,就在这一岭南古村不远处,一个已近破败的工业园,却成了远近村民心中一道不可触碰的“伤疤”,这道“伤疤”名叫“永利工业区”。

  沿着莲江村的村道驰行,至省道S272斗门横山段,道路两旁还有许多大门紧闭的厂房,厂区内红墙裸露,杂草及膝。住在周边的村民在废置的土地上开垦出一块块田地,蔬菜茂盛生长,愈发衬托出工业区的冷清。

  把时间的转轮拨回至2003年。“当时听说政府要成立永利工业区发展工业项目,村民个个兴高采烈。”莲洲镇莲江村村民回忆,当年消息一宣布,现场顿时沸腾起来。

  在珠海斗门,彼时的井岸镇西埔村、新堂村和黄金村等凭借着靠近新青科技工业园的地理优势,家家都盖起了楼房,当起了房东。在不少村民看来,永利工业园的设立会给村民提供一条快速致富的道路。

  永利工业区一度让村民趋之若鹜,许多人争相进入园区内的企业打工,永利成了村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但事情没有朝着村民预计的方向发展。由于实施饮用水源保护和基本农田保护,2008年,斗门区委二届四次全会下达了决定关停永利工业区的文件,文件强调将位于莲洲镇的永利工业区停办,莲洲镇要集中力量建设生态农业园区,发展生态农业、生态旅游以及相关配套服务业。

  至此,正处芳华期的永利工业区被撤销关停,原有的工厂或搬走或停产。这给莲江村带来不小的影响,一些失业、闲下来的村民开始打麻将,村里的风气不太好。

  “难道没有了工业,村民就没有就业、就不能致富?”看着村里的山山水水,莲江村侨联主席邓昔强陷入了思考,“如果村民去往外地打工,逃离农村,土地闲置,那么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遭遇的最典型问题——农村空心化,也将在莲江村重演。”

  面对永利工业区的失利,莲江村的村民该往何处去?

  一场试验▶▶项目该怎么进来?

  莲洲镇土地肥沃,河网交错,淡水资源充足,是典型的水乡和大沙田地区,关停永利工业区的政策初衷,正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为子孙后代留住绿水青山。

  然而,一个不能发展工业的地方,如何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

  生态经济的发展趋势为莲江村提供了新的产业选择方向。莲江村依五指山脚蜿蜒而建,拥有良好的自然条件和保护良好的岭南特色文化,这给发展生态旅游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很快,依靠前期的村容整治和对村庄岭南民居文化的保护挖掘,开始有企业主动找上门来。最终,在经过多方面的考虑后,莲江村决定引进生态旅游开发公司,通过村企合作,共同打造集生态农业观光、农耕体验、休闲度假和养生居住等于一体的大型生态旅游项目——十里莲江,尝试走出一条符合农村经济发展规律的路径。

  听到村里有项目进驻,在外奋斗的年轻人回来了,今年27岁的周文伟就是其中之一。周文伟读书的时候已经离开莲江村,毕业后选择留在市区,但无论多努力,技校毕业的他因为学历不高,工资上涨缓慢。于是,怀揣着职业理想的他,把家乡莲江村当成了梦开始的地方。

  这一次,莲江村的村民没有失望。按照协议,村集体、村民分别与企业签约,将村集体用地和村民的宅基地、闲置房屋流转给莲江生态旅游公司,由公司统一开发。不到一年时间,茅屋式的别墅建起来了,村民旧居改建成小庭院,一时间,旅客纷至沓来。

  口粮田的流转租金和农家小院的租金是十里莲江项目切给村民的第一块蛋糕,而更大的博弈则是在企业和村委会之间。

  基于给村民带来实际利益最大化的考虑,莲江村和项目的投资方签订一份在当时看来颇为“严苛”的合作协议,协议的内容除项目投资方流转租用村里土地和每3年递增一次的土地租金外,还包括项目在用工上需优先录用本村员工,以及每年项目门票收入25%的分红。

  除了租金和分红,像周文伟一样的村民还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由于环境熟悉、工作自由、离家较近,莲江村的许多村民留下了。“以前总想着年轻要出去外面闯闯,在闯了一圈后发现,真正让我感到幸福的还是自己的家乡。”周文伟说。

  一种模式▶▶“成功”该如何复制?

  经过多年奋斗,如今,周文伟已在十里莲江成长为营销经理,每个月工资约6000元。可喜的是,他的妻子也在园区做出纳,工资约4000元。

  不仅如此,“自家的地出租给十里莲江后,每年的租金收入为22310元。”周文伟算了一笔账,“把自家90多平方米的祖屋出租作客栈,除每年可获得约5000多元的租金收入外,十里莲江每年还把门票收益的25%划拨到村委会作为村集体分红,这样一来,我们一家一年至少可再分得近万元。”

  十里莲江农业观光体验园总经理张焱君也算过一笔账,据他统计,如今项目内的民宿和青年旅馆租用民房总共30多套、70多间,景区解决本村村民就业90多人,占员工总数的95%。与此同时,地租从项目进驻时的600元/亩涨到近1300元/亩。

  十里莲江给这个一度沉寂的村庄带来蓬勃的生机,外出的打工者回来了,年轻的大学生回来了,资本也随之回来了……

  通过这两笔账的对比,张焱君得出一个结论,十里莲江项目最大的收益不仅在于农民收入增加、村集体经济壮大、社会资本获利,更是新时代乡村振兴的一次全新的探索。

  然而,十里莲江的成功离不开自然禀赋的优异,莲江村的乡村振兴试验能否被其他村庄复制?在专家看来,在社会资金、专业机构和当地政府、村民的合力之下,在挖掘、激活农村现有资源价值的基础上,促进生产、生活、生态的有机结合与共生,最终将推动乡村振兴目标的实现。

  珠海市斗门区旅游局甘子宏表示,接下来将以十里莲江的成功经验为基础,根据各个村落的自然资源禀赋和历史文化积淀,有规划地把斗门村居部分空置民宅培育成特色民宿明星项目,继而叠加形成产业集群。

  目前,黄杨山下的排山村已经动了起来。这个具有200多年历史的清代岭南古村落,有近千名旅居海外的村民,常住居民仅剩200人左右。“我们目前在组建排山古村旅游有限公司,未来要通过发展民宿集群、古村活化社区及乡土创客平台,打造新岭南乡村生活综合体。”项目负责人贺逸飞介绍,这次改造项目以“家”为主题,展现维系海外华侨民族认同的“家国”情怀,从而搭建起“家乡”文化传承与活化的平台。令人期待的是,该项目一期13间由村民房屋改建而成的民宿已经动工,预计2018年10月可以开门迎客。(南方日报记者 林郁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