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评论

反“洗稿”不能只靠道德谴责

来源:珠海文明网 编辑:金 泉州

  打开“洗稿”工具网站,一键生成“智能伪原创”文章,兜售标价398元的在线课程,内容却盗自他人直播录音……《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版权产业市场规模达6365亿元,同比增长27.2%。市场规模日渐发展,类似会员制“洗稿”、“搬运”短视频、“声”抢读物等网络侵权盗版现象,却制约了内容生产者的积极性,阻碍了行业的良性发展,亟待各方合力整治。(8月9日 《人民日报》)

  “洗稿”行为越演越烈,但原作者却缺乏有效的维权手段。一方面,“洗稿”的抄袭行为比较隐秘,“洗稿者”为了避免法律追责,往往选择将同一意思转换词组出现,很难构成在字符上的连续一致,这就导致原作者按照知识产权相关法律维权较难;另一方面,“洗稿”能够为网络自媒体带来巨大的流量收入。为了快速实现市场变现,“洗稿”者通过窃取他人成果的方式,快速获得社会收益。原作者无法维权,自身能获得巨大利益,在这两种因素的冲击下,“洗稿”行为越演越烈。

  原作者维权的鲜见,助长了“洗稿”行为的嚣张气焰,也同时让更多原作者的权益受到损害。对于一些收入不高的原作者而言,维权的成本较高,并且过程较长,显得“得不偿失”;而对于一些网络大V而言,他们不愿意走法律手段维权,大都选择通过道德谴责的方式,在网络上对抄袭者“开撕”,虽然能够引发社会舆论思考,但对于“洗稿”者,难以造成太大的损害。于是,很容易出现一种诡异的现象,尽管全社会都对“洗稿”行为口诛笔伐、道德谴责,却并未对洗稿者造成严重伤害。洗稿者就如同“蠹虫”,以啃噬原创的根基生存,并且不断发展壮大。

  反对“洗稿”,技术手段要及时跟进。在“洗稿”的巨大市场利益诱惑下,出现了很多越来越先进的“洗稿”神器。但在编辑领域,反“洗稿”的搜索神器却未能及时出现。既然“洗稿”者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获利,我们的网络行业为什么不能通过“反洗稿”技术手段遏制此类行为?及时研发并且构筑反对“洗稿”的联盟,需要网络各大平台的共同技术开发和应用。

  反对“洗稿”,法律规则要及时更新。知识产权法在我国是比较重要的法律,并对维护国内的知识产权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在“洗稿”问题上,当前的知识产权系列法律显得有些无力。此时,就要求我们建立健全关于网络原创维权的法律手段,通过及时的更新法律漏洞,让“洗稿”者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代价惨痛,生存空间受损,“洗稿”者想生存也难。(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