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评论

告别功利性 阅读更美好

来源:珠海文明网 编辑:金 泉州

  据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国民综合阅读率为80.8%,数字化阅读方式包括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Pad阅读等的接触率为76.2%。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表示,过去十年,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从24.5%增长到76.2%,增长明显。数字化阅读的发展,提升了国民综合阅读率,推动了整体阅读人群持续增加。(4月23日 《新华网》)

  功利性阅读能够让人们快速了解自己所需要汲取的知识并达到某种目的。如古代的书生,往往都是“十年苦读”期待“金榜题名”;再比如人们为了获得某一学科的知识,往往会选择某种培训课程,从而帮助自身掌握某种职业技能。功利性阅读能够让知识的获取变得更加高效,并且辅助人生目标的实现。

  功利性阅读具有自身不可比拟的阅读优势,但对于提升个人的人文素养和综合素养,则远不如随性的阅读来得高效。可以说,功利性阅读容易培育某一方面的技术专家,却不容易培育学识浩瀚、见识渊博的文学家。而对于文明的传承而言,我们既需要技术专家来改善生活的物质水平,更需要心有鸿鹄之志的文学家来铸造历史。

  在大学教育已经逐渐普遍的现在,读书往往是作为生活的调节剂形式而存在。通过读书,人们能够在繁忙的空隙,将身心放松,远处可以走到五湖四海,遍览世界风光,近处可以细致了解某一地域,品味特色之美;通过读书,人们能够在身心俱疲的时候,与古人对话,与先贤对话,与智者对话,解开心中的心结;通过读书,人们能够发现新领域,发掘新方法,在无意间发现自己的第二爱好,甚至开拓一个新的路径。

  告别功利性,读书就由为了迎合社会,变为了愉悦自己的一件事。带着任务读书,带着目的读书,和看心情读书,看机遇读书,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心态。前者总会给人更多的急迫感和任务感,让人们时刻记住心中的职责和任务,后者则能够给人们带来更多的随意性。而正是基于兴趣基础上的随意性阅读,更容易给人们带来心灵上的满足感。

  放下你的工作,放下你的任务,每周可以抽出一天,也可以抽出一天零碎的时间,将时间带给更为随意、随性的阅读,去除功利性的读书,将会给我们带来更多心灵的滋润。(曾雪)